【萨莫(班萨米扎)/米flo米】两个小段子

都是自己住校憋急眼的脑洞,不知道有没有撞梗,要是有就删。


1.一个小王子paro。我是真想搞事。


"大师,您看。"莫扎特指着夜空中的某颗星星骄傲地说,"那是我的星星。"他特意加重了"我的"二字,声音充满着快活和神气。

"它一直陪着我。大师,您知道吗,每个人都拥有一颗星星。我的星星一直陪着我,我的灵感越多,它越亮!这星星上有一架钢琴。一架钢琴就够啦,我亲爱的大师。哦,哦,对了,我怎么能忘了呢?还有一朵玫瑰,我的玫瑰(同样,他也加重了"我的"二字),她真漂亮,她会给我炽热的亲吻,她会发出迷人的芬芳…...

2018-11-18 4
 

大嘎看看这个贝莫本吧!

盐水青菜:

七多杀我

寒柝七響。:

《一个贝莫本》初宣

配对:Classica Loid 贝多芬×莫扎特
分级:全年龄
价格:30RMB↑↓
尺寸:A5
内含:文4w+,彩图2幅
内页预计80g米黄道林纸,约40+页。
练习本封面,上课摸鱼最佳拍档。
参本人员:苏九  @苏九____ 、晴人 @晴人今天也要吹爆有栖川  、灵瞳  @紫夜渊瞳 、柳慕  @马猴烧酒慕慕子√ 、七多  @寒柝七響。  、青菜  @盐水青菜  、伍壹叁  @三年二班伍壹叁同学...

2018-09-14 56
 

[顺手短打]夏天的冷水澡我的尸体(??)

这什么辣鸡题目乙一要骂人了。
就是上个月毕业旅行的时候瞎写写()
我想四刷法扎。
以上。

  最美好的事情不过炎热夏天里的冷水澡。
七月。

  蝉躲在树的阴影里聒噪地、永不停息地鸣叫,蜗牛爬过炙热的石板路留下一道湿粘的水痕,不消几秒就又被烤干。

  少女哼着歌仰起脑袋站在淋浴头下,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垂在背上掩着她线条匀称的躯体,她轻轻打开开关,伸出双手等待着凉水沁透她的肌肤。
龙头发出嘶哑的干咳声。

  半晌,淡红色的液体汨汨流下,打湿了她的指尖。
小腿上有凉丝丝的触感。
她向下看,地上尽是破碎的肢体和内脏,一只满是鲜血的手抓住了她的脚腕。

  她

2018-09-09 7
 

大家来认领一下梅林。我先承包音乐剧梅和月梅。午餐肉也挺好吃的那我也顺便承包一下。
这图我发空间里结果貌似是火了(不存在的)
以及我想扩列。

2018-09-02 10 90
 

【坡乱】没有题目!就是一个复健orz

我终于想起来了坡乱。
大概近两年萌上坡乱的旁友对我没什么印象,我要首先自我介绍一下,大嘎好我是跳坑大魔王,2016坡乱tag屠屏小能手(呸)。
在良心的谴责和亲友的威逼没有利诱下我终于产粮了。
这是一个ooc垃圾短打。真的很短真的很崩童叟无欺。
以上。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

  无数少年少女戴着狐狸面具,穿着绣满繁复花纹的和服,手挽着手绕成一个圆圈。孩子们脚上的木屐摩擦地面喀喇喀喇发出响声,他们慢慢移动着步子,圆圈慢慢旋转着。

  他们嘴里轻轻唱着日本的童谣。

  かごめかごめ  笼の中の鸟は  いついつ出やる  ……...

2018-08-09 2 21
 

【石青】光与风与梦(4)终章

  这个曾画出无数栩栩如生画作的男人,在死前竟连一个圈都画不圆了。

  不得不说,真是讽刺啊。小个子的青年倚在门口看着被白色粉笔描画好的人形。

  哦呀,准备好了吗?那我迈进去了——

  京极青江的眉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拧成了一个疙瘩。有成似乎看出了他眼中的迟疑,探头问道:"怎么了?"

  "案发现场不在这里!"青年几乎是尖叫道,"我没有任何不适!"

  "可是这里有dying message,不是吗?"

  深蓝色头发的安定疑惑地指着...

2018-07-06 1 6
 

【cl贝莫】记一次四手联弹(短打)

意味不明的短打。毕业之后意料之外的还要补课,在初高中衔接班忙里偷闲。很短很短。
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什么。
以上。

记一次四手联弹

  贝多芬在和莫扎特进行一次四手联弹。这首小夜曲是莫扎特先起的头。他没有邀请贝多芬,但是两人就这样默契地坐了并排,就这样没头没脑地顶着被歌苗批评的危险在临近深夜的时候开始了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演奏会。

  莫扎特的曲子总是那么轻快纯净,贝多芬想。他每次听见他的乐曲都好像在丛林中漫步,呼吸了一整个肺子的带着绿叶野花香味的空气。
他不禁回头去看身边人的侧脸。脸颊有些婴儿肥,一双眼睛轻轻阖着只留下卷翘的睫毛,淡色的嘴唇抿成一条缝微微上扬。长发披散下来,月...

2018-07-01 3 19
 

名教师海涅了解一下。
对我就是八百年前那个做海涅版送东阳马生序的那位精神病。

2018-06-28 2 51
 

【贝崔】特里斯坦的叛逆期

短,ooc,是个相声。(bushi)自娱自乐,这口粮难吃到掉牙了。
终于有一天,精神病把我的文风搞得越来越不正常。自从得了精神病我感觉精神多了。
若不介意以下正文。

   "唉……"

  长一声短一声的悲叹伴着琴音飞出,红发骑士眉头紧皱闭着双眸,修长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拨弄着琴弦弹奏出断断续续的乐曲。

  "你放下它,有话好说。"

  藤丸立香揉了揉太阳穴,终于把特里斯坦请进了自己的房间。

  "御主,我好悲伤。"

  "我知道,但是这不是你一连...

2018-06-28 54
 

【fgo薩莫/cl貝莫】“莫紮特!!”

  "阿玛德乌斯!你要是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就杀了你!"

  “沃尔夫!你再在睡觉的时候冲着我的头放屁我就剥了你的皮!”

  两句微妙相似的话在咖啡厅爆开,声音的主人们同时回过头盯着对方发愣。

  “我是沃尔夫冈 阿玛德乌斯 莫扎特,请多指教咯?”先是萨列里身边拿着指挥棒在空中划来划去的青年打破了沉默抛出去了个wink,贝多芬身边的莫扎特老老实实接住了它。“我也是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 莫扎特。”

  “呐,既然你也是莫扎特的话,那你应该知道女孩子——”

  “沃尔夫!”粉色头发的莫扎特身边的男人环抱着

2018-05-01 7 47
 

刚刚开始记手帐,这样还可以吗?
私心记了一些御石相关,火有糖太多害怕一本记不完。

2018-04-30 1 6
 

【微罗平】奇迹.神的审判

是打赌抽十连,沉船之后为了不食言写的。

第一次写,也是从小到大写的字数最多的一篇,要疯。写到最后脑子有点不好使了,就划了个水——(bushi)

总之,拙劣的诡计,一点也不优美的语言和吝啬地要死的感情线,如果这碟食物难以下咽的话,特别抱歉。

以上。


    “平贺,舒服点了吗?”
  

  “哼……”晕车的友人面色苍白地倚在窗边,脑袋随着玻璃颤动。他把玩着纯白色的信封,回给了身边人一个意味不明的鼻音。
  

  信封里是新来的委托。据信中说,几百公里外的小镇教堂里,有个...

2018-04-21 6 23
 

是我,我文手界的表情包手精神病人晴汉三回来了。

2018-03-18 12
 

在这个万众瞩目,喜大普奔,闪瞎狗眼,锤爆脑袋的御石日里……
只有表情包才能让你们认识到真正的我——
一颗毒瘤。

2018-03-14 3 37
 

[御石]不说话了314快乐

  “咦……”

  石冈和己是被门铃声吵醒的。但当他打开门的时候,门外却空空如也。
说空空如也是不恰当的,因为门口的台阶上安然躺着一盒巧克力。

  “今天是什么日子?不是情人节啊。”石冈捡起巧克力关门进屋,权当是哪位读者的恶作剧。

  当他洗过脸打算为自己煎一个鸡蛋的时候,门铃声又响了起来。

  “来了来了,是里美吗?”

  很遗憾,并不是。这回作为回应的是一枚鸡蛋布丁。

  恶作剧的可能性越来越大,石冈纵使温和也不代表好骗。所以当他听到第四次门铃声的时候,他便下定决心不再去理会。

  可是叮咚叮咚的声...

2018-03-14 15
 

【火有】推理小说家编织的蹩脚童话

Alice in wonderland?

Alice in the hell.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在坠落。


  失重感使我感到轻飘飘的,我努力把头扭过去,看见的确实潮湿长了藓类植物的环形砖壁。那是一口井,我告诉自己。


  这口井很深,我花了很久才落地。在这期间我担心会不会摔死,如果摔死的话日本就该少了一位可贵的推理小说家,少了一笔财富——好吧,我这话听起来不怎么真实。要是让火村知道了他又该敲我的脑袋用恶心的拉长声调调侃道,我们的大作家,别做白日梦了。


  想着未完成的稿子、片桐先生...

2018-03-10 9 31
 

【御石】日月同辉

中国第一产粮大省黑龙江的孩子拿以前的文假装产了粮。

是三月三日momo酱的生贺,之前发到了空间,因为输入法的原因全是繁体咳....凑合看吧,就!

御石 日月同輝

  我總覺得,御手洗就像太陽一樣,赤誠,火熱,他的聰明註定了人間不能少了他。

  “石岡君,一大清早你發什麼呆?”剛剛醒來从臥室裡揉著眼睛打著哈欠走出來,活像小奶貓一樣的御手洗繞到沙發後面,跨過靠背直接坐在我身後,接著伸出長手圈住我。他的語氣裡似乎還帶著睏意,真擔心他到底是不是還在夢遊。“昨天……呃,昨天有女讀者給我寫信,説我就像月亮一樣溫柔……”我猶豫再三,怕御手洗笑話我,但...

2018-03-09 1 18
 

【一个正经的群宣】

沐沐_试图扛起御石大旗:

旁友你喜欢日系推理吗!旁友你吃cp吗!旁友你想吃粮吗!

这里是一个日推闲聊群!
群号674471350
求您们扩扩!

cp向预警!
不管您吃什么cp都欢迎!

有大佬出没,请催她们产粮(•̀ω• )✧

嗯……是个很神经病的群(小声)
虽然真的很不正经,画风时常突变,
但是一定会给您带来欢乐!

可以在这儿↓
疯狂吹您的本命;
喂/卖各种安利;
抛下脑洞/段子/梗(当然欢迎产粮!);
调戏美丽群主和管理员……
等等!

总之欢迎您的加入!给您跪了!
这个群非常渴望新人!

2018-02-19 5 38
 

[马场林]PANDA HERO

是八爷早期的曲子,拿着金属球棒什么的真的特别合啊。中间插了一句甜甜圈洞的歌词。刚开播时候就想写,结果一直拖到现在。
又是一篇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的文。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以上。

  有什么困扰就呼叫那家伙吧,电线塔围绕的操场,是非暧昧的正义HERO,左手拿著……
金属球棒。
                          ...

2018-02-16 4 38
 

火有和御石的情人节

赶着情人节的尾巴!

马马虎虎产完了,全程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


[御石的场合]

  “诶——石冈君,你在干嘛?”晨跑完的御手洗又直接穿着短裤懒在沙发上看早间新闻,他似乎很惊奇我为什么在把一盒一盒的巧克力从门口挪到里屋。

  “诶个头啊!这不都是你的粉丝干的好事?我说你稍微替我分担一下啊,要我一年一年啃食这些永远吃不完的巧克力什么的……..”我忍住把巧克力砸到他长着乱糟糟卷发的脑袋上的冲动十分不爽地说道。

  喂喂喂,明明人气高被女粉丝送巧克力的是你这家伙才对吧,为什么一直解决巧克力的是我自己?吃太多巧克力对身体不好你不知道...

2018-02-14 3 32
 

【火有】你们总坐在第一排的那个学生和老师啥关系?(论坛体)

1L 咱想吃糖

英都大学的大家好,咱上周来找朋友,但是没找到…..不过咱听了一节看上去很帅气的课,教课的老师….就叫做H吧,哇虽然长相还算可以但是讲课完全没劲头啊,真的很想让人睡觉了。


2L

楼主你这样吐槽被那个老师看见了会死的很惨的。


3L

所以说哪个课,老师帅气??大学教授不都应该是那种——


4L

接着楼上的话说。

不应该都是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吗???


5L沐沐沐沐…momo!

不一定不一定,我们脑学的教授就很帅气,虽然严格上算是年过半百的老头子。

但是很帅气。

【被砸爆头的御手洗本人.jpg】

看,完...

2018-02-07 10 71
 

【马场林】是段子!!!

段子的题目都是推理作品。搞事月谷晴人是认真的。

听朋友说他坐车回老家看见旁边小哥哥码马场林我吓到了赶紧产了口粮。

我们的目标是甜到爆。

括号里是作品原本应该有的名字。


1.临床棒球学者马场善治的推理。(临床犯罪学者火村英生的推理)

  马场善治很庆幸自己做了不少时间的侦探,职业的好处就是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分析出人们的内心想法。比如说现在林宪明死死盯着他不放,他就马上知道自己不应该再看棒球了。

  当然也不是把电视让给林看八点档家庭伦理剧。

  要干一些更有意义的事儿。


2.给孤家寡人榎田的信。(给孤...

2018-02-02 13 58
 

【马场林】击球吧!豚骨拉面!

  第一次写这对儿。就先来个段子吧。

 所剩无几的寒假告诉我不能再晚上补完课回家懒癌不产粮了。

棒球队的名字取自爱丽丝老师和岛田老师的小说名。

以及那位打麻将误事儿的小说家你没看错就是绫辻行人先生。

以上。  


“好一个本垒打!这次双头恶魔队要赢过乱鸦之岛队了,不知道之前错过的水晶金字塔队对星笼之海队结果如何......”


  这是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午后。马场善治窝在电视前,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转播的棒球比赛,时不时哈哈大笑着振臂高呼。


  一边的林...

2018-01-30 4 51
 

这篇石青尽量快些写完,写完就退坑。本来以为可以安安稳稳迎来审神者任职一周年,但是我真不敢在你刀剑乱舞待着了。以后好好厨小野狗,好好看日推好好产坡乱。就这样。

2018-01-17 5 3
 

【石青】光与风与梦(3)

写在前面:我近期准备考试所以没有更文,十分抱歉!如今能考出好成绩也很开心,便打算在寒假努力写作啦。

另外,我与某位太太先前发生了不愉快,她也许至今都认为我的文章是取自她的创意。而我先前以为是授权问题,朋友问了原设太太太太说没关系。我也考虑过是否要继续写下去,因为如果继续可能会引起太太不满甚至是我靠一个初中生的经历无法解决的问题。但考虑许久我还是决定写下去,毕竟我不会卑鄙到自己种不出萝卜而去挖别人家的萝卜地。希望这段话能被那位太太看到。

这篇只是一个沉迷推理的产物,也许文笔拙劣,可我问心无愧。

以上。

-------------------------------------------...

2018-01-16 8 8
 

【日推】大概还是段子

砂糖厂催我奋进。也就日常段子可以无脑甜一甜了。你家侦探助手可以领证的。

我们生产的砂糖绝对甜。


1.情人眼里出西施(火有)

  “有栖川老师,长相其实也蛮不错的呢。”在打着副教授友人旗号大肆搜刮母校食堂的时候,凑过来的女学生端详了我好半天,突然开口说道。“哪里……”

  “有栖他的确长得不错,尤其是鼻子和嘴巴这里。就是看上去有些稚气,但这样也好,蛮可爱的,招人喜欢。”我客气的感谢话还没说出来,在一边的火村就放下勺子比比划划地评论了起来。两位打扮时髦的女学生相视而笑,动了动嘴唇。我虽然没听见她们的耳语,但我猜那句话一定是——...


2018-01-06 7 55
 

【石青】光与风与梦 (2)

可能是、我水平太差了吧。预想到热度会很低,但没想到会这么低。我并不是跳梁小丑在自娱自乐,如果......如果真的不够好的话,我就不再写了.....

只是很想写这样的相处模式而已。


水,水上有荷叶,水里游鱼——啊,那是个池塘。


  树。是怎样的树呢?对了,山坡上的那一棵,高高粗粗的,一到夏天开着粉嫩的花儿。


  有孩子们趴在树上,吃冰淇淋、打闹,有时眺望着远方。


  淡色的花瓣随风飘下,落在水中泛起波纹。


 “所有的刀具都没有鲁米诺反应,凶器很有可能被...

2017-12-29 5 15
 

【坡乱】摘星

  我流坡乱。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是什么。

写出不受人欢迎的文章、无论在哪里都不会有人去在意,我就这么烂掉好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也不知道了。似乎那种对极高才能的敬佩一开始就是变味的,就像放置了一周的奶油蛋糕,从里到外都泛起了霉斑。是的,那不是敬佩,那是糜烂的,无可救药的爱。

  想更加努力、想赶上他、想配得上他、想得到认可——我的笔一刻不停地为他而写作,可头来他还是离我那么遥远,就像天边的星星闪着耀眼的光芒而遥不可及。

  我努力地伸出手,触到的只是一片虚无。...


2017-12-17 36
 

【石青】光与风与梦 【1】

  stigma paro的石青。

脑子不好用,所以写出来的东西也辣鸡。

那就当做厕所读物看一看吧,大家!

其实实际上的岛田发烧友是我。虽然我曾经说过要爱另一位叫做有栖川的推理作家一辈子。


  西园真纪的家室一幢复古风格的别墅,尖尖的房顶和流光溢彩的玫瑰窗仿佛让人来到了巴黎圣母院。这坐落于近郊的豪宅堪称不毛之地的仙境,但可惜的是这仙境如今到处都围着和它豪美壮观不相符的,黄黑相间的警戒线。


  “进去吧?”正勘察现场的,有着水蓝色头发和一双看起来很好说话的圆眼睛的年轻警员从警戒线里钻出来,露出虎牙朝有成一笑,“明星真有钱啊,我们...

2017-12-10 1 14
 

注意身体啊大家!

2017-12-09 12
 

【石青】 光与风与梦 (0 )

题目来源于中岛敦的《光与风与梦》,头脑即使会出错,但血脉不会错。即使一时看起来像是错了,但最终,它所选择的才是对自己真正忠实并且最明智的道路。”

设定是Never Ending World太太的stigma paro

第一次写还是有些紧张的,看别的太太写就想试试,不知道可不可以写。

总之就是个引子,乱乱糟糟的憋了两个星期。

写的不好嘛,我一直都写不好东西的,也不会有热度和评论的,大概我真的该改行去做表情包了吧。


  京极青江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在一棵樱树下,不远处坐落着一排和式木屋。他身边站着高大的神官,神官宽厚的手掌握着自己的手,嘴角漾着傻气却幸福...

2017-12-02 3 19
 

【火有】我们是假光棍,虐的也是假狗

“今天是光棍节。”火村英生副教授正用五根手指抓着装了半杯红酒的杯子的杯口朝我的方向晃了晃,似乎在询问我是否想和他喝一杯。
“嗳,正好是我们的节日!”我爽快地接过杯子一饮而尽,又对着趴在沙发上小憩的桃子故意说道,“你的火村爸爸,可是说有一火车的女人想和他结婚呢!可现在不也是光棍一个!”
“桃子!那个叔叔不也是一样,居然还在笑话别人!”
果然,不久就听见了犯罪学者的反驳。
半瓶酒下去,天色已经挺晚了,而火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对面挪到了我身边,正象小孩子一样坐在沙发扶手上晃着腿,看起来心情不错。
“大作家,我要考考你。”火村做出了以食指摩擦嘴唇的招牌动作,“今天除了光棍节,还是什么日子呢?”
“还是我交稿的日子...

2017-11-11 3 22
 

扔个脑洞。
买什么橘子。回家。

2017-11-07 3 26
 

【日推相关】大概是待在砂糖厂屯出来的一堆短打

01 界线【御石】

  我和御手洗之间有一条界线。那条线细细的,亮亮的,就像女孩子翻花绳用的鱼线一样。可不管我们挨得多近,那条线都清晰可见。它就像一道坚不可破的障壁,将我们两个分到不同的地方。

  可是最近,我发现那条线变得模糊了。朦朦胧胧的像是一团团萤火虫。于是这障壁就变成了薄纱,飘忽地仿佛一股风就可以把它吹走。

  直到一天夜里我做了噩梦,梦呓着友人的名字竟流下了泪。然后我感觉到平时总是说着刻薄话的友人的唇贴在了我的眼角。

  “我在。”他用一贯的低沉嗓音回答,

  “石冈君,我在...

2017-11-04 4 41
 

你好我是晴天。搞了个推理相关语c群。虽然我觉得不可能有人。

群号678070871。听说放前面比较显眼。

神明似乎开了个玩笑。当一道白光闪过划破黑夜的宁静,推理小说中的人物居然都聚集到了一起,开始了共同的生活。

他们有时会碰面打声招呼,还有的坐在沙发上对某起案子进行讨论,更有一些人——我是指速溶咖啡派和红茶派,因为饮品的意见而吵闹不止。

高亮☆群内可以有cp向但是不能太ooc辣眼睛。
本群纯属娱乐,算是磨皮群(谁闲着没事磨这冷皮),大家可以尽情扮演喜欢的角色,共同成长。

顺便请不要扮演momo啊柴郡猫啊御手洗的狗啊这样的角色,会让我很困扰的。

以上,我石冈和己期待着你们的光临。

2017-10-14 19 14
 

[御石]生日礼物

考试是个害人的东西。
石冈先生过生日的时候我还在准备月考。
迟来的生贺。居然拖到了岛田先生的生日,那就祝岛田庄司先生生日快乐!
关于为什么石冈会梦见里美……就要靠你们猜了。大家一起来猜啊!猜完告诉我!

  御手洗洁死了。

  才适应了只有自己一人的马车道的家,海因里希就从瑞典寄来了一封信。信很短,用的却是日语,写明了葬礼地点,还附上了一张机票。

  你可以想象我出发的多么匆忙——我甚至忘了跟编辑请假。我多年的友人御手洗,有那么一天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就像狠心的主人抛弃了陪伴多年的宠物。可我现在再也不能去责问他为什么扔下我一人了。人的一生真短,我想。

 ...

2017-10-12 9 20
 

【御石】Dairy

超级欧欧吸预警。

文笔tan90°,现在关掉还来得及。

私设视角注意。

是糖放心吃。

以上。


  “哥哥,这里有你的日记本呢。”昨天搬家的时候,已经成为人母的小妹雨未从我房间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小册子,我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我十多年前、还是个毛头小子时候的日记。


  日记是很普通的日记,里面无非记录的是一些经营书店,与室友交往的趣事,不过其中有一篇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我二十四岁的某一天,去拜访侦探御手洗洁先生的故事。我细细的阅读着,打开了尘封不知多少年的回忆。


  那是个春日的傍晚,给书店...

2017-10-07 6 17
 

[御石]石冈和己只是想睡觉

  ooc预警。我就想吃糖。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嗝。

 

  我正想关灯睡觉时,一个瘦瘦高高的人挤了进来靠在我的门框上——那是御手洗。

  “石冈君。”他一边滔滔不绝的演说一边朝我走来,挥动着他那细长有力的胳膊。那样子就像是竞职演讲中的总统候选人,或者是那种骑在马背上的神奇将军,“石冈君,你一定会对这桩案子感兴趣,听我说,死着一/丝不/挂的躺在马路中间.....”

  “然后他用自己的血在肚皮上画了个五芒星?[1]御手洗,别告诉我你就想说这个。”我迅速把他的话打断。要是平时我肯定没有这么不耐心,但我真的很困了。在奋力赶上截稿日的同时还要给...

2017-09-18 6 15
 

【石青】拉斯维加斯赌/徒

昨天在出租车上,司机师傅跟我家长唠嗑说道一家老板赌//博输了自己的企业......然后我就跟我妈说赌/徒pa咋样。

被我妈掐了一把。

“小孩子别乱说话。”

以上。 

 -----------------------------------------------------------------------

  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支只有女人钟爱的细杆烟叼在嘴里,金色的眸子直直盯着赌/桌中央漂亮女孩儿发牌的手,就好像能洞察一切一般。他闭上眼睛思忖了片刻,嘴角弯出了势在必得的弧度,苍白脸上的五官也顿时生动了起来。他用纤长的手指一下一下叩击着涂了黑...

2017-09-09 2 43
 

[坡乱]就如你爱着我

辣鸡文笔。
欧欧吸之神晴天酱。
依然是做梦做出来的。醒了之后又改成了文。
我发现别人做噩梦醒过来都是很害怕很害怕。我是醒过来再闭上眼睛脑内把它改成文。
坡乱已经同居设定,可能看不太出来。
得了各位我就是个渣渣不爱看就赶紧出去还来得及。
不废话了下面正文。

  出现在电视里的,是从一幢居民楼冒出的浓浓的烟,已经被消防人员打破的窗户四周已经被熏得漆黑一片。
  镜头随之旋转,画面中的是是一名举着话筒的年轻男子。我认得他,那是个姓斋藤的记者,平时为人开朗谦和,意外的和乱步先生合得来。
  “刚刚着/火的是南田一家,大家可以看到火/势十分严重。消防人员及时撞开反锁的房门,把待在门口的...

2017-09-02 4 29
 

【坡乱】失业

 好久之前就开了个头,但是一直没写。

为什么呢,因为最近有新粮吃了,不至于tag下冷冷清清啦

但是,在翻新粮的时候我陷入了沉思。

就是“你看看哪个文手写的都比你好你还写个屁”

这种。

然后就不想写了。

呸谁要听你废话......文笔tan90°就....凑合看吧.....


  当黑夜吞没最后一丝亮光的时候,我下班了。我敲了敲因长期伏案工作而僵直的腰背,拽拽身上紧紧巴巴的西装,便顺着路灯朝商业街走去。


  去蛋糕店吧,我想。我那可爱的恋人该是回家了,也许正嚼着薯片窝在电视跟前看他最爱看的...

2017-08-25 11 38
 

表情包的魅力。
写什么文,写那么辣鸡做表情包去。

2017-08-08 2 42
 

【高亮】百fo点文

发布这个一天已经过去了然而并没有几个人,也许是我实力不够不适合当文手吧。我要是删了挺打脸的,不删更打脸。

正好是玩了lof一年呢,自己都不相信会有百fo的一天hhh结果一觉醒来就102fo了xx不过关注我的大多数都是因为段子和表情包吧?不过我可是正经八百的文(xian)手(yu)【我自己都不信】
所以咳咳。点文cp范围
石青  , 坡乱。
主产就这些?
然后说明paro,其实这儿各种设定都可以接受。
其实要是嫌弃我文你们点表情包也是可以的【划】
然后这里会采取5楼和7楼的建议。【虽然我觉得不能有那么多楼】
点文时间截止到这周末晚十二点。
就这样,大家能关注我这样的渣真是十分感谢(๑•ั็ω•็ั๑...

2017-08-05 4 9
 

【石青】我和御神刀和女鬼的惨烈修罗场

石切丸可以发誓,这几天他几乎是倒数着过的。青江给主上写了信,但是都没有提到他。审神者告诉石切丸青江将在下午回来,一向踏实稳重的御神刀居然差点掉了筷子。
“媳妇要回来咯——”穿着单齿木屐的小天狗蹦蹦跳跳地从石切丸身边走过,用愉快的声调大声喊着,这让脸皮薄的御神刀红了脸。
大约是在午饭的时候,青江回来了。他想给石切丸一个吻,和青江呆惯了的御神刀也学会默许这样公然虐狗的行为。但是当双唇相碰的前一秒,一个女声响了起来。

“所以呢,她是谁?”石切丸黑着脸端坐在青江对面,口中还含着团子签子。
“是我以前斩杀的女鬼。”青江如实回答,“比起这个石切丸,极化回来也许我的敏/感/点会增加喔?”
“这不重要。为什么要带女...

2017-08-02 13 170
 

关于大阪城的几个怪谈,太可怕了!{滚}

关于地下大阪城的几个怪谈。


千万不要去大阪城!埋藏着宝藏的大阪城,也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1.不要在18层停留太久。


地下十八层一向是人们忌讳的地点,因为十八层地狱。


如果你一直在十八层停止不前,你就

.

.

.

.

.

.

很有可能没时间挖到底。


2.一审神者在出阵大阪城回来后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说着。


“挖地….挖地….”


一个声音在对我呼唤~


挖地吧~挖地哟~


浪迹天涯的游子~【...

2017-07-23 7 49
 

[石青]朝阳

军医papa×战/俘青江
papa是敌军设定
也许[划]一定有后续
渣慎入
可能是放了暑假利用补课时间在底下写东西所以迷之高产
真的补课不干点别的真是困。
别人都是百炼成触,我只是脸皮厚了点。
  ok,来吧。

  笑面青江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陌生的天花板,拿粗粗的电线吊着一盏蒙了灰的灯,泛黄的白墙上还长了些霉/点。失/血带来的不适让他只好闭上双眼,这时一双手碰/上/了他的腿,他下意识想要抬/腿,却被那双生了茧的温暖手掌按住动弹不得。
    “嘿,你最好别动。”头顶上传来的是令人安心的声音,那定是个好人,青江想。但随即他又对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

2017-07-20 1 21
 

【石青】听说你要滑冰



↑其实就是之前一个瞎糊出来的脑洞赶石青日正好写出来了

滑冰选手江,教练爹。

写得差有心理准备哈。

那么,来吧


“今天是决赛。”青江拢了拢葱色的长发,从镜子里看了眼给自己拉拉链的,老实得不能再老实的教练先生,“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说?说什么,你任性在原来的基础上又加了个四周跳,你忘了上回了?真是胡闹。”梳着妹妹头的高大男子紧皱着眉头,似乎是在压抑着不满的情绪,但声音却依旧温和,“好了,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专心滑你的。”

待石切丸拍拍他瘦削肩膀示意他可以转身了,青江才眯着一双笑眼去搂教练的脖子——他从不在乎在公共场合做这些露骨的事儿,这点也着实让把“恪守本分”“安分守己”等词...

2017-07-19 39
 

【群宣】我又来宣群了

欢迎加入万叶樱下大本丸,群号码:428261487【高亮】
这次凝结了大家的心血。感谢大家陪我胡闹。

审神者

这场不停的雨,已抛掷六月转而伺机七月。

愁伤似雨浸湿浑身,从内而外的,愈发沉重。垂下眉眼却被闯入视线的身影恍惚了一瞬。绀蓝色流淌入眸底,伴随着熟悉的笑声,温暖贴在了指尖。

「主公唷,似乎这热茶能让您暖和些呢,不知什么困扰让您夜难安寝,竟然忘了笑容啊…」

已然沉下的夜幕悬着无数银线,是声势浩大之景
却不如眼前之人两弯新月夺目

「真是抱歉让三日月殿担忧了呐…」叹息锁住唇舌,久久未曾再言。身旁之人也只是安静的坐着,手中茶水由温热转冰凉,直至双腿僵麻。

「这个本丸甚是寂静,明明已是夏...

2017-07-01 4
 

嗯....大概是个石青达拉崩吧的预告?
那么问题来了。
我为啥要嘚瑟去画画?

2017-06-19 3 26
 

对不起我把魔爪伸向OKH了.....我是在控制不住我自己..昨天看着话时候就已经有脑洞了...瑟瑟发抖.jpg

2017-06-15 24 303
© 月谷晴人/Powered by LOFTER